替身后他逆袭成了白月光_御书屋 - 第157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晴又带头,咧着嘴张口就来:
    “是~年下好,年下妙,年下日.得你喵喵叫。”
    她今天怕不是来吃饭的,是来磕现场CP的。
    这话一出,林安耳朵微微有些红,其他人却是一个劲儿地怪笑,祁棠也在笑。
    祁棠左手搭在林安肩上,不动声色地捏了捏他有点烫的耳朵。
    趁着局面混乱,偷偷凑过去很轻声地耳语:“年下好吗,哥哥。”
    林安整个人一僵,‘哥哥’两个字是祁棠头一次这么叫他。
    低沉的嗓音,慵懒又漫不经心的语气,酥得他半边身子都麻了。
    配上刚才周晴说的那个顺口溜,黄得简直没眼看,没耳听。
    林安觉得,他耳朵脏了,他人也不对劲儿了,但他想变得更脏,更不对劲儿。
    林安回敬祁棠一句话:“晚上哥哥就叫给你听。”
    祁棠脸上的神情变得僵硬,回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林安眼里有得意,小朋友跟他比起来,多少还是差点道行。
    *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晚上还有大长章,大概是11点左右哈
    宝子们记得看到这里往后翻下一章!哈哈哈哈好几个傻fufu的宝子了,已经更了还在等,可可爱爱的,亲肿QVQ
    感谢在20211224 23:19:17~20211225 18:43: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uoyang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轩轩崽崽 182瓶;阿泉方 25瓶;行吟 2瓶;zanr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3章 双向 你在暗示什么吗
    一顿饭吃得还算是愉快, 除了林安的朋友都快把祁棠捧上天了,让他有点不自在外, 其他都还好。
    其实此前祁棠还担心合不来,毕竟他刚认识林安那会儿,见过几次林安的朋友,每次场面都有点混乱,给他留下了些不好的印象。
    对别人的生活作风,祁棠不予评判,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活着的方式,互相尊重就好,没必要捧高踩低去抨击别人。
    他担心的主要是自己过于板正,怕林安的朋友看到他会很拘谨, 没办法放松下来好好吃饭。
    但现在看来, 祁棠的担忧很多余。
    等送走了所有人,外面天色已经暗沉了,雪下得有点大, 从窗前飘落时会染上一点光晕,白色里面透着一点蓝色,很好看。
    林安刚洗过澡, 穿着祁棠的黑衬衫,有点松松垮垮的, 光着两条纤白的腿站在窗前看雪景。
    祁棠擦了擦半湿的头发,把毛巾一扔, 从身后抱住他,软香满怀, 舒服得叹了一声。
    林安被弄得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祁棠的脑袋搁在他肩上, 头发扎得他脖子痒痒,不自觉地歪了下头。
    “你是天生的0吗。”祁棠咬耳朵轻语,他发现还从来没跟林安讨论过这个问题。
    祁棠可以确定的是,他是天生的1,从性别取向觉醒后,看的情.色杂志也多半是腿长腰软、清秀白净的小男生。
    林安抓住环着腰的手,两人贴紧了些:“不知道,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祁棠嗯了会儿,问他:“春.梦呢?青春期没做过?”
    林安微微仰头,似乎在思考:“忘了,这东西谁醒来还会记得。”
    “那你的朋友们为什么会觉得你是上面那个?”
    祁棠鼻尖顶着林安的侧脖颈,贪婪地闻着那股清香。
    沐浴露是他选了送给林安的,两人用的不同的沐浴露,分别是对方喜欢的味道。
    这样在那啥的时候,会有一股陌生的刺激感,并且贪恋对方身上的气味,恨不得死命胶着、纠缠,融进骨血。
    林安被喷在耳畔的热气弄得心痒,半阖着眸子享受:
    “你觉得,我像是在下面的那个吗。”
    这么多年在商场上纵横,如果不是周身这股强大、极具压迫性的气场,林安根本镇不住那些老油条,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所以即便是大家都知道他的性取向,他那张脸漂亮得过分,也几乎不会有人觉得他是下面那个。
    祁棠笑了声,确实,第一次见面他也不觉得林安像个0。
    又想起吃饭时,众人在桌面间谈论的那个问题。
    祁棠问:“在下面,真的很舒服吗。”
    他头动了动,鼻尖轻轻在林安颀长的脖颈上滑动,慵懒又挑起了气氛。
    林安舒服得眯眼,他歪着头,把脖子露出来:
    “你知道男人都有前.列.腺吧,就后面那个地方。”
    祁棠懒懒地嗯了声,有点性感。
    林安又说:“那里就很舒服了,如果这时候前面也很舒服,双重的感觉,会爽到崩溃。”
    祁棠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林安愣了下,随后耳朵开始微微泛起粉红。
    他可以保证,刚才只是在认真的解释,没有任何搞颜色的意思。
    祁棠蹭了蹭,把他头发撩开了一点,露出后脖颈上那朵漂亮的洋桔梗,然后舔了舔:“我懂了。”
    林安立马就低哼了下,他抬起胳膊,手往后扬,摸着祁棠的软发:“你懂什么了。”
    祁棠不说话,只是挑了挑眉,专注地正在做的事。
    虽然他不是个很重欲的人,但他归根到底是个男人。看爱的人更深层的绽放,这是每个男人都没办法逃脱的本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