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四宝:团宠妈咪又去相亲啦_御书屋 - 分卷阅读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出丧心病狂的大戏!我在你们眼里,就是拯救公司的工具?”
    遭人陷害的伤心绝望,和被亲人利用的愤怒,齐齐涌上心头。
    鹿绵绵冲到苏念和沈薇薇面前,瞬间气红了眼睛,“你们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就把我送上一个糟老头子的床!这样不管我的死活,跟刽子手有什么区别……”
    那咬牙切齿的仇恨模样,吓得苏念母女不自觉后退了一步。
    “住嘴!”沈老爷子眯起浑浊的眼睛,遍布岁月痕迹的皱纹在此时都显得狰狞起来,“你是沈家的女儿,沈家供你好吃好喝,你就该承担起沈家的责任,有什么可抱怨的?”
    鹿绵绵难以相信,眼前这位利欲熏心的老人,竟然是她爷爷!
    “沈家供我什么了?”鹿绵绵心冷至极,“我刚出生,你们就把我弄丢了……这么多年享受沈家大小姐荣耀的,不是沈薇薇吗?”
    “你们怎么不把她送给老男人换取利益?呵!刚把我找回家没几天,就打着亲人的名义,把我卖了……”
    “我真怀疑到底谁才是沈家的小姐!”
    “我才刚成年多久!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禽兽。”
    这个家陌生的可怕,让她觉得窒息和恐惧,这里的人,都没有人性,也不是她的亲人。
    鹿绵绵红着眼睛刚一转身,就撞到了匆匆进门的沈崇年身上。
    第2章 四宝集合体
    一夜不见,沈崇年下巴上的青茬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一向温润可亲的面容上此刻满是严肃和焦急。
    “绵绵,你可算回来了!昨晚去哪儿了,知不知道我担心了你一夜?”
    自打回到沈家,唯一让她真切地感到亲切和依赖的人,便是眼前这个看似严肃实则温柔的男人。
    鹿绵绵喉头一哽,委屈地扑进他怀里,“爸,我昨晚……”
    “昨晚她去参加同学聚会,喝醉酒直接住外头了。”沈老爷子及时接过了话头,安抚沈崇年,“年轻人贪玩是天性,我已经说了她几句,你就别啰唆了。”
    沈崇年见女儿哭得伤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绵绵她……”
    “她就是舍不得同学们出国深造,哭得委屈巴巴的。”苏念连忙走过来,掰过鹿绵绵的肩膀,笑得温柔:“绵绵啊,公司虽然有危机,但我和你爸爸总会解决的,负担你出国留学还不是问题。爷爷已经替你选好了一所名校,明天的飞机,高兴吗?”
    鹿绵绵冷冷一笑,刚要揭穿苏念的真面目:“你——”
    “绵绵这孩子,还是太拘谨了。”沈薇薇就笑盈盈的走到她身边,亲昵道“绵绵,你可是爸爸妈妈的心头肉,你想要的,爸爸就算是掏心窝子也会给你的。你放心出国留学,姐姐替你在家照顾爸妈。”
    “你就一个晚上没回来,给你爸急白了头发。”苏念的眼底藏着警告,俯身过来低声说:“木已成舟,你的牺牲换来的是沈家的荣耀。现在真要撕破脸皮,最难做的可是你爸。”
    鹿绵绵紧紧握住拳头,指甲都陷入手心,掐出了血她却不觉得痛,因为内心已经痛到麻木。
    没想到——
    沈薇薇这个名不副实的姐姐就算了。
    连她的亲生母亲,都这样算计她!
    这就是她敬重和依赖的家人,慈祥的爷爷,温柔的母亲,善良的姐姐,原来都披着一张伪善的皮。
    一朝揭开真面目,底子早就腐烂成泥。
    鹿绵绵深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回身抱住一头雾水的沈崇年,哑声说:“爸爸,我出国念书,也会想你的。”
    沈氏如今风雨飘摇,父亲足够焦头烂额。
    她不能再给爸爸添麻烦。
    她要变得强大,变成父亲的依靠。
    日后,一定要把这些人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加倍奉还。
    六年后。机场人潮如海,鹿绵绵一手一个大行李箱,箱子上一左一右坐着两个小公主,扎着同款羊角辫,一个酷飒,一个软萌。
    她的腿边还跟着两个推着行李箱的小男孩,一个冷冰冰的,一个睁着眼睛好像随时都能睡着。
    这道靓丽又独特的风景线,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力,但大家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鹿绵绵便带着四胞胎,迅速从VIP贵宾通道直达停车场。
    刚露面,就被人扑了个大熊抱。
    “闺女,爸爸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崽崽们盼回来啦。”闺蜜乐可人一如既往地热情,勒地鹿绵绵差点喘不过气来,连忙求饶:“给我……留口气呼吸。”
    乐可人挨个亲了四个萌宝,好生蹂躏一通,才把几人拉上车安置,说风就是雨道,“先上车,路上慢慢喘气。”
    鹿绵绵刚钻进车里,就听到车外传来叕叕的惊呼声:“爹地!妈咪,我好像找到爹地啦。”
    鹿绵绵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小女儿一脸花痴地抱着男人的小腿不放,其余三小只也仿佛见到了新大陆,争先恐后地扑了上去。
    那是个帅气俊美的男人,白衣黑裤,蜂腰长腿,正靠着车门打电话,周身萦绕着强大冷硬的气场,让人痴迷又不敢靠近。
    只是这长相……
    剑眉英目,挺鼻薄唇,轮廓冷硬如刚出鞘的宝剑,莫名叫人心悸。
    “这也太像了吧!”不等鹿绵绵反应过来,乐可人就从身后勒住她的脖子,小声逼逼:“这不会真是当年睡了你的那个——崽崽他爹吧?这腰,这腿,这脸蛋……难怪一胞四胎,天赋异禀呐。”
    “别胡说。”鹿绵绵下意识看向男人,正好对上那人望过来的深沉目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