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记事(bg短篇合集)_御书屋 - 分卷阅读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子煜鼻息的热气落到自己的面上,随後,樱唇被其侵略。

    “恩……”

    吴梓棋被吻的有些醒了,意识回升些许的她下意识的回应起周子煜的吻。

    两人唇舌交缠着,直到吴梓棋的嘴角滑落一丝津液,周子煜才打住。

    他用手拭去她嘴角的痕迹,又亲了下她的额头,便离开了。

    ***

    有了第一次之後,接着便是第二次、第三次……很快的,四年过去了,吴梓棋和周子煜始终保持着联系,见面的频率越来越频繁,谈话的内容也越来越深入。

    套一句电视剧上的台词来说,便是: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周子煜如何想,吴梓棋并不清楚,但若要她说的话,平心而论,她对他初时只是慾望凌驾於情感,从未想过要真的和对方发展些什麽。

    毕竟,吴梓棋自认只是平凡家庭出身,价值观和含着金汤匙的周子煜差的多了去了,能在年少时共创美好回忆,就很不错了。

    且料,一次次的肉体交合,使的她对他越加迷恋,竟是连真心也要交付出去了……

    “唉!”吴梓棋叹了口气,甩了甩头,企图将烦恼也一并甩开,但这又岂是容易的事?

    罢了罢了,吴梓棋告诉自己,还是先听听周子煜的想法再说。

    趁着这次见面,两人开诚布公的谈一次,看是要正式交往还是分……

    瞬间,她的心被思及的词语刺痛了。

    高档餐厅内,当周子煜坐在预定好的座位忐忑的迎来吴梓棋时,见到的便是她难掩悲伤的面容。

    “怎麽了吗?”周子煜关心的问。

    “没什麽。”

    见吴梓棋强颜欢笑的回话,周子煜暗叹了口气。

    原定是在愉快的用餐过後,在浪漫的氛围下,再……

    现在看来,计画是无法如序进行了,还是直接一点吧!

    於是,他从口袋中掏出订做的钻戒,单膝跪下,说:“梓棋,嫁给我吧!”

    “什麽?!”

    吴梓棋一脸震惊,让周子煜有些不解,但还是继续陈述事先准备好的台词:“再过一阵子,便是我们交往满四周年的日子……”

    “什麽?!”

    周子煜疑惑道:“怎麽?我说错了什麽吗?”

    “呃……”

    周子煜自问决不会记错日子,於是一个令他难以置信的猜测浮现在他的心头,“…你不会以为……”……我们只是玩玩?

    ──难道…呃…不,是〝原来〞他们在交往……?

    吴梓棋心虚的想。

    周子煜咬牙道:“在你心里,我有这麽渣吗?”

    ──呼!关注的点不在她的态度──吴梓棋不由得庆幸。

    又想:──不,在我心里,我们俩一样〝渣〞。

    吴梓棋决定要誓死将这句话烂在肚子里,绝对不能让这项残忍的真相暴露出来。

    她强笑道:“不,我……”

    “别再说了,我知道自己让你委屈了,是我的错,不该自顾自地以为两人的关系彼此心照不宣……”

    吴梓棋则是在想:是,我们是心照不宣了,但我以为那是我们的床伴关系……

    不过面上却透露出感动,一副对周子煜的话很是受用的模样。

    ──还是就这麽让他误会下去好了。

    恩,就这麽愉快地决定了!

    ……

    婚後,不管过了多少岁月,每当吴梓棋想起当天的情况,都会不由自主地莞尔一笑。而她身旁的周子煜则是会意的想:老婆大概又在回味自己求婚那天浪漫的举措,还有夜晚的激情吧!

    (第一篇:完!)

    .2-1:便是死了,也要和你春风一度四千字

    如今正逢七月半,大好年华便死於非命的王娟娟趁着这个时机回到了头七过後便心心念念着的家人。

    ──不知道爸爸妈妈怎麽了?

    ──是不是还在为自己的死而伤心?

    ……希望他们不要因此伤了身子才好。

    脑中转过很多想法,最後,记忆中的画面还是停留在父母相拥哭泣的那一幕。

    是她不孝,居然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要是自己不那麽贪玩就好了……

    身为魂体,即便不是良驹,也能日行千里而不会累,所以很快的,王娟娟就从鬼门一路飘飙到了家门口。

    王娟娟内疚又忐忑的徘徊在木质的大门外,明明眼前的木块阻挡不了她分毫,她却如临大敌一般的呆呆地伫立在一米外之处,不敢寸进,一直到她耳尖的听到屋内有人正唤着她的名字。

    ──是爸爸?还是妈妈?

    肯定不是奶奶,她重男轻女,早就巴不得她死了,好让妈妈再生一个儿子给他们家继承香火。

    於是,王娟娟怀着对奶奶的怨愤,和对再见到父母的期待,飘了进去──

    王娟娟有些悻悻然的从昔日带给她无尽温暖和包容的家离去,面上阴沉中带着扭曲。

    自从变为鬼魂之後,她的情绪格外的容易受影响,要维持冷静对本就不稳重的她更加困难了,竟使她对自己的父母也心生怨怼……

    不!不该这样,即使……她也……不行!……

    脑中尽是父母爷奶围在一起,欢言笑语讨论着即将降临的新生命的画面。

    此刻,她深切的意识到了,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

    充分的明白了,自己已经不再属於这个家了。

    ──那麽,扪心自问,还有什麽是属於自己的呢?

    想清楚後,王娟娟毫不留恋地动身离去,飞速的赶到心中那人所在的位置。

    王娟娟抵达的时候,郑轩正在做每日的例行锻链。

    一个吐气,郑轩终於做完收尾的拉筋动作,满身大汗。

    似是觉得有些黏腻,他便乾脆的把自己扒光,然後满意的对着全身镜打量自己。

    王娟娟有些讶然的看着郑轩作出如此自恋的行径,不过更多的,却是赞叹。

    她移不开眼的注视着他。

    结实且形状完美的胸肌和八块腹肌跟人鱼线,四肢肌肉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