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记事(bg短篇合集)_御书屋 - 分卷阅读3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起的铜锺,不停的被用材料为李虎的大肉棒制成的物件敲击着。

    她感觉不只是自己的身体,连她的整个心也属於了李虎。

    爽……好爽……双方的条件先不提,就是这根大肉棒和自己的小穴这样契合……恩……太爽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和李虎越发相配,简直是天作之合,她索性放声大声的呻吟着。

    “哦哦……虎哥哥……你的大肉棒把我插的好爽啊……哼恩……好舒服哦……爽死我了……恩恩……虎哥哥……插我……不要停……一直插我阿阿……”

    李虎有成人之美的又是一阵猛干。

    “阿阿!……虎哥哥……恩……舒服死了……哦哦……哼恩……不要插的那麽快……哈阿……虎哥哥……恩阿啊……”

    高潮即将来临,方晴儿情不自禁的喊道:“啊……射、射给我……恩……虎哥哥……射进来……操到最深的地方……然後……恩……把全部都给我恩恩……我要……虎哥哥……射进来……让晴儿给你生孩子……阿阿……”

    “……你要给我生?”

    “恩恩……虎哥哥……晴儿要……把晴儿操怀孕吧……一直操…直到怀孕为止……阿阿……不要停……哼恩……晴儿要给有大肉棒的虎哥哥生孩子……恩恩……射、射进来……哈恩……”

    “……知道了,晴儿乖,哥哥这就射给你,把你的小穴填的满满的。”

    “恩恩……好哦哦……虎哥哥……把晴儿弄得满满的……哼恩……晴儿要……好多……恩……好多的……”

    旋即,李虎一个挺身,将滚烫的精液尽数喷洒到方晴儿花穴内迫切需要被浇灌的花田。

    “啊!恩恩……进来了……哈阿……好多……恩……虎哥哥……”

    於是方晴儿便这麽一次又一次的与温媚娘一门之隔的地方承受着李虎对她操了又操,直到花穴里在也装不下他射出的精华,缓缓随着蜜液自花穴流出为止。

    两个月後,方晴儿一向准时的月信迟了,暗自找了大夫确定自己有孕的事情後,便告知了李虎。

    一个月後,大喜过望的李虎迎娶了方晴儿过门。

    数月後,方晴儿产下一对龙凤胎。

    又是几年过去,李虎彻底过了能让人受孕的年纪,方晴儿便不再把控两人欢好的频率,使的两人近乎天天都过的没羞没燥的性福日子。

    方晴儿趴在李虎的胸膛,用湿润润的花穴夹紧烫热的大肉棒。

    “啊……恩……真的……好大好粗……好硬……恩……夫君你真〝棒〞……”

    ……

    .10:和尚用他的大肉棒助我怀孕(高H)完五千字

    安康寺内,一处清幽的小屋外,来了一名样貌清丽,年约二十五六的少妇。

    窗户旁边发出了敲击声。

    温婉柔和的女声这麽说道:“……清和师父,请问清和师父您在吗?”

    屋内传来了一到清冷的男声:“贫僧在。”

    “清和师父,弟子可以进来吗?有些话在外面不方便说……”

    “尽管进来吧,门没落锁。”

    秦莞推门而入,接着迅速的将门闩好。

    原先,秦莞因着其丈夫体弱多病,经常到寺庙里为丈夫祈福,佑其安康,但最近,自从在清和妙手回春的医术下,丈夫的身体有了起色,对丈夫的担忧就转为了为无子所苦了。

    清和是寺庙的下一任住持候选,安康寺身为国寺,若能成为其住持自是德高望重,受人景仰的大好事,是以竞争颇为激烈。

    为人所不知的是,外表看似清心寡慾的他,近来正为了如何获得更多人的支持所苦,而秦莞正是他透过长年学习的医术特意结交而来。倘若能解决娘家跟夫家在皇城中具是根基深厚,势力不凡的清和的困扰,住持之位可谓是手到擒来。

    於是他扬起淡然的微笑,用他那出尘脱众尽显高洁的容貌姿态开启了忽悠秦莞的序幕。

    秦莞被清和的笑容晃花了眼,心中直道:清和师父生的真好。

    但到底作为名门出身的大家闺秀,很快调整过来,语气急切却不失庄重的道:“清和师父,您给弟子的药方很是有效,外子的病情已经开始好转,只是……”

    清和平静的听秦莞的叙述。

    原来,药方起了作用,秦莞的丈夫身子越发好了,可却开始性好渔色起来。估计是因为本来力不从心的缘故,现在一好,马上原形毕露。

    丈夫的病好了,秦莞高兴是高兴,偏偏两人成亲多年无子,过去婆婆碍着自家儿子的身体不好,倒也不敢给儿子纳妾,怕增加儿子身体的负担,如今既然身为正妻的秦莞没能为他们家生下一儿半女,那她为儿子那小自也成了天经地义。

    可如此一来,秦莞的地位就受到了威胁。

    尽管秦莞相貌端庄秀美,可对着已经处了十年的妻子,她的丈夫却是兴趣缺缺,不过就是初一十五宿在她房里,还留给她点面子情罢了。

    “……事情就是这样,清和师父,您说,弟子该怎麽办才好?”说着说着,言及伤心处,秦莞情不自禁的落下泪来。

    本来因为丈夫长年卧病在床,众人皆议论其不知何时会挺不住的关系,她在娘家或夫家都是无甚地位的。一直到最近,才好不容易在清和的帮助下,扭转了局势,丈夫嫡长子的身分终於能发挥出作用,眼看未来的情势一片大好,自己就要翻身了,偏偏丈夫又对她不冷不热的,兼之没有孩子傍身,她的处境越发困难,指不定何时便会被丈夫以无子七出之名,扫地出门。

    过去孤身应对的她,身边只有清和肯为她出主意,为她排解忧愁,如今再次陷入险境,她也只信任清和。

    清和沉吟了一下,接着道:“施主,贫僧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清和师父,您就别逗弟子玩了,弟子还信不过您吗?你有什麽话不好跟弟子说的?”

    也许是因为清和是位和尚的缘故,秦莞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言辞之间的暧昧之意,又或者注意到了,但是仍不以为意。

    谁让清和是名出身於国寺的和尚呢?

    旁人就算听了也不会往暧昧之处去想的,因为那定然是对圣上御封的国寺,安康寺的亵渎,是对从小在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