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高H,短篇肉文合集)_御书屋 - 故事三:yin荡妹妹挨操记(7135字)(喝妹妹奶子里的乳汁,折磨乳头,舌吻,种草莓,大肚play,将尿液尿在妹妹的yin穴内,rou棒填满妹妹的yin穴,内she,被哥哥的大rou棒给肏得高潮连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妹妹刘芸芸的肚子微微隆起,她已经怀孕快四个月了,自从她发现自己怀孕开始,她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的,终于艰难的度过了怀孕初期的前三个月。

    对于一个孕妇来说,怀孕初期的前三个月是最容易流产的危险期,绝对不能做爱,否则是容易导致流产的,妹妹刘芸芸好不容易熬过了怀孕初期的前三个月,哥哥刘俊坤再也忍耐不住他体内的淫欲,他软磨硬泡的求妹妹刘芸芸能够和他翻云覆雨的来上一发。

    妹妹刘芸芸本来冲肚子里的小生命着想,觉得自己不应该在怀孕期间和哥哥刘俊坤做爱,就连边缘性行为口交也不行,她是有底线的,在孕期做爱这种事一次都不能够。

    妹妹刘芸芸试图拒绝着哥哥刘俊坤的要求:“欧尼酱,芸芸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亲骨肉啊,是我们兄妹二人爱的结晶啊,你就不能再忍几天嘛?”

    “等到芸芸生完欧尼酱的孩子,欧尼酱想要什么时候肏我,就什么时候肏我,想要用什么体位,就用什么体位,好不好?”妹妹刘芸芸娇嗔着想要拒绝哥哥刘俊坤的求欢。

    “可是芸芸啊,哥哥我都已经忍耐了三个多月了,我实在是憋不住了,你就让我肏一次,就一次好不好?我会小心一点,绝对不会弄伤你肚子里的宝宝的……”

    听到了妹妹刘芸芸拒绝的话语,哥哥刘俊坤还是不肯死心,毕竟他裤裆里的那根鸡巴已经三个多月没有真刀真枪的使用过了,他的大屌早已经饥渴难耐,他十分想念妹妹刘芸芸的娇躯,想念那酥软的胴体的滋味。

    哥哥刘俊坤为了让妹妹刘芸芸安心度过怀孕初期的前三个月,在这三个多月里,每当他性欲来了,他都只能自己跑到厕所里偷偷的撸管,他一边用右手撸动着自己胯下那根肿胀的阴茎,一边在脑袋里意淫着自己正在肏他的妹妹刘芸芸,他在他的脑袋里进行着狂野的性幻想。

    “芸芸,我的好妹妹,哥哥我已经连续三个多月没有和妹妹你做过了,哥哥我实在是太过于怀念妹妹你的身体的滋味了,芸芸,我就破戒这一次,就一次嘛……”

    哥哥刘俊坤眨巴眨巴他黑色的双眸,人畜无害的朝妹妹刘芸芸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摇晃着妹妹刘芸芸纤细的胳膊,朝妹妹刘芸芸撒娇道,他用一种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妹妹刘芸芸。

    受不了哥哥刘俊坤的软磨硬泡,妹妹刘芸芸最终同意了哥哥刘俊坤的求欢,她主动脱下了身上的衣服,脱下了她的粉色连衣裙和粉色蕾丝内裤,以及粉色蕾丝胸罩,露出了她那怀孕后变得前凸后翘的诱人胴体——

    妹妹刘芸芸的胸原本很小,只有a罩杯,可自从怀孕之后,胸前的那一对小笼包似的奶子足足涨大到了d罩杯,粉嫩的乳头和乳头周围的一圈乳晕都清晰可见,看起来十分的诱惑。

    妹妹刘芸芸的肚皮微微的隆起,在她的肚子里住着的是她和哥哥刘俊坤的小宝宝,是他们兄妹二人爱的结晶。

    哥哥刘俊坤看见了妹妹刘芸芸微微隆起的肚皮,一想到就是妹妹刘芸芸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害得他几个月都没有和妹妹刘芸芸欢爱过了,他就有些生气,可一想到妹妹刘芸芸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是他和妹妹刘芸芸两个人共同的孩子,他又变得很是高兴。

    妹妹刘芸芸雪白的臀肉也肉乎乎的,两瓣臀瓣看起来挺翘饱满,诱人的臀部曲线让人看了垂涎三尺,她的哥哥刘俊坤看了,裤裆里的那根鸡巴立马变得肿胀的不行,高高翘起的鸡巴将裤裆处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哥哥刘俊坤看着妹妹刘芸芸怀孕后变得前凸后翘的诱人胴体,他有一种犯罪的冲动,他忍不住想要立马就将妹妹刘芸芸压在身下,然后狠狠地侵犯她。

    ……

    哥哥刘俊坤迫不及待的脱下了裤子和内裤,然后一根高高翘起的粗长阴茎弹了出来,紫红色的阴茎看起来又粗又长,茎柱上布满了青色的血管,血管一跳一跳的,看起来十分的狰狞吓人。

    妹妹刘芸芸主动趴在了卧室的白色大床上,然后如同一条发情期的小母狗一般高高的撅起了屁股,粉粉嫩嫩的花穴穴口朝哥哥刘俊坤的方向对着,然后她扭动着高高撅起的臀部,臀肉微微的晃动,花穴穴口淫靡的汁水溢出,看起来似乎是在主动朝哥哥刘俊坤求欢。

    妹妹刘芸芸如同一条欠操的小母狗一般高高的撅起屁股,并且朝她的哥哥刘俊坤的方向淫荡的晃动着臀肉,她的脸蛋由于这个害羞的姿势而变得通红,她的花穴甬道肉壁湿热紧致,花穴甬道内不由自主的分泌出了不少的淫水,分泌出来的淫水正好可以用来充当润滑剂。

    哥哥刘俊坤的大肉棒抵在妹妹刘芸芸的花穴穴口的那一片粉嫩的媚肉上,媚肉上沾染了淫靡的汁水,乳白色的汁液折射出淫靡的光芒,哥哥刘俊坤稍微一使劲,抵在妹妹刘芸芸花穴穴口的肉棒便十分顺利的滑入她的淫穴内。

    哥哥刘俊坤挺动腰肢,用他胯下的那根大肉棒大力的抽插着妹妹刘芸芸的淫穴,肉棒如同一根烧红的铁棍一样滚烫,狠狠的顶入,浅浅的拔出,九浅一深,肉棒顶端的龟头在妹妹刘芸芸的花穴甬道深处捣弄,惹得妹妹刘芸芸的嘴里浪叫连连,娇喘声连绵不断。

    “唔哈~~嗯啊~~”妹妹刘芸芸感觉到哥哥刘俊坤的大肉棒正在抽插着她的淫穴,肉棒顶端龟头在她的g点附近研磨着,一股热流从她的花穴甬道深处涌出,高潮的快感实在是太过于强烈,她的嘴里忍不住溢出一声勾人的呻吟声。

    “别、别碰那里……啊哈……太深了……欧尼酱……”

    妹妹刘芸芸感觉到哥哥刘俊坤的大肉棒将她的花穴甬道给填满了,她的花穴甬道内涌出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她的嘴里忍不住溢出一声又一声勾人的浪叫声,她原本白嫩的脸庞变得潮红,额头上也渗出一层薄汗,浑身上下的肌肤上泛着一层淡淡的粉红色,看起来秀色可餐的样子。

    “芸芸,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好好吃啊……”

    哥哥刘俊坤一边卖力的抽插着妹妹刘芸芸的淫穴,一边俯下身来,在妹妹刘芸芸的左耳耳侧暧昧的吹着热气,色情的说着调情的话语。

    哥哥刘俊坤一时情动,他痴迷的看着眼前被他压在身下的妹妹刘芸芸,妹妹刘芸芸的脸色潮红,她紧紧的咬着她的唇角,微微撅着嘴唇,包子脸肉嘟嘟的。

    妹妹刘芸芸竭力忍耐着下体花穴甬道内哥哥刘俊坤赐予她的一切快感和痛楚,这副乖巧的样子令哥哥刘俊坤觉得十分的可爱,他更加的想要狠狠的蹂躏她、侵犯她了。

    哥哥刘俊坤欺身压着身下的妹妹刘芸芸,他连续的做着活塞运动,大力的抽插着妹妹刘芸芸的淫穴,肿胀的肉棒在妹妹刘芸芸的淫穴内连续抽插了几十下。

    妹妹刘芸芸的花穴甬道那紧窄的肉壁包裹着他胯下那根肿胀的性器的滋味太过美妙,处于射精临界点的滋味令哥哥刘俊坤感觉到欲仙欲死,蚀骨销魂的滋味令他欲罢不能。

    “嗯啊……”随着哥哥刘俊坤嘴里的一声闷哼,他的小腹一紧,深埋在妹妹刘芸芸的花穴甬道内的肿胀肉棒稍微抽搐了几下,他将白浊的精液内射在了妹妹刘芸芸的花穴甬道深处,滚烫的精液灼烧着妹妹刘芸芸的花穴肉壁。

    一场翻云覆雨的做爱过后,哥哥刘俊坤稍微有些乏力,他的胸口起起伏伏,他急促的喘着气,他的脸庞也晕染出一层淡淡的绯红。

    “啊哈~~”哥哥刘俊坤将滚烫的精液内射在妹妹刘芸芸的花穴甬道深处的时候,妹妹刘芸芸也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高潮了,她的花穴甬道内一股热流流下,她的嘴里也忍不住溢出一声勾人的浪叫声。

    “啊哈~~欧尼酱、欧尼酱肏得芸芸好爽啊,芸芸饥渴的小穴还想要吃欧尼酱的大肉棒~”

    高潮的滋味实在是太过于美妙,已经禁欲了三个多月,连续三个多月没有和哥哥刘俊坤做过爱,好不容易食髓知味一次的妹妹刘芸芸还想要再多来一次,所以她的嘴里忍不住吐出一连串的淫词艳语。

    妹妹刘芸芸的肚皮不知道是由于肚子里的那个小家伙又长大了的缘故,还是由于哥哥刘俊坤将精液浇灌到她的肚子里的缘故,她有一种错觉,也许那不是错觉——她感觉自己的肚皮似乎又大了一圈。

    哥哥刘俊坤射精过后,觉得浑身都舒爽,他的肉棒还深埋在妹妹刘芸芸的体内,他用右手抓住妹妹刘芸芸的长发,将妹妹刘芸芸的脑袋扭过来,然后俯下身来,凑过去吻住妹妹刘芸芸的唇,以吻封缄。

    妹妹刘芸芸的两瓣朱唇肉嘟嘟的,看起来十分的诱惑,那微微翘起的唇角,唇角上沾染着些许的涎水,一滴又一滴的涎水沿着唇角滑落,看起来十分的色情。

    哥哥刘俊坤亲吻着妹妹刘芸芸的唇瓣,很快又将湿滑的舌头探入妹妹刘芸芸的口腔内,舌头舔舐着妹妹刘芸芸沾满了涎水的唇齿,紧接着舌头撬开唇齿,舌头勾住妹妹刘芸芸的舌头,舌与舌互相纠缠。

    哥哥刘俊坤一边俯下身来与妹妹刘芸芸接吻,一边挺动腰肢,动作凶猛的抽插着妹妹刘芸芸的淫穴,他胯下那一坨沾染了淫水的囊袋拍打着着妹妹刘芸芸的臀肉,发出了淫靡的声音,空气中也飘散着浓浓的荷尔蒙的味道。

    “呜~~呜呜~~”妹妹刘芸芸的下面那张饥渴的小穴被哥哥刘俊坤的大肉棒给填满了,上面这张小嘴也被哥哥刘俊坤的唇舌给堵住,别说呻吟了,就连呼吸也有些困难,她的嘴里只能吟溢出“呜呜”的哽咽声。

    “呜~~呜呜~~”妹妹刘芸芸的脸庞红通通的,她的大脑里一片空白,整个脑袋被情欲所充斥着,她整个人都丧失了理智,只能被动地伸出舌头回应着哥哥刘俊坤的舌吻,唇与唇相互辗转吸吮,发出淫靡的水渍声,她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哥哥刘俊坤灵巧的舌头在她的口腔内壁搅动着,她的口腔内津液止不住的分泌出来,一丝丝的津液沿着她的朱唇唇瓣溢出,看起来十分的勾人。

    哥哥刘俊坤很快结束了这一个淫靡至极的舌吻,他转而开始继续抽插着妹妹刘芸芸的淫穴,他十分了解妹妹刘芸芸花穴甬道内的每一处敏感点,他大力的抽插着妹妹刘芸芸的淫穴,狠狠的顶入,浅浅的拔出,每一次都用龟头狠狠的研磨着妹妹刘芸芸花穴甬道深处最敏感的g点附近的媚肉。

    “啊哈~~”妹妹刘芸芸的嘴里溢出一声勾人的娇喘声,她的脸色潮红,两个脸颊跟熟透的红苹果一般鲜艳欲滴,红色甚至于蔓延到了耳后根,她的浑身上下的肌肤都泛着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啊哈~~”随着妹妹刘芸芸嘴里吟溢出来的一声又一声的娇喘,她再次被哥哥刘俊坤给肏弄到高潮,她的花穴甬道内一股又一股的热流流下,她的花穴甬道内酥酥麻麻的快感源源不断,刺激着她的每一寸大脑神经。

    哥哥刘俊坤感受到妹妹刘芸芸的花穴甬道深处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温热的淫水浇灌到他的龟头上,那种感觉十分的舒服,他知道之所以妹妹刘芸芸的花穴甬道内分泌出了这么多的水,这是由于妹妹刘芸芸高潮了的缘故。

    妹妹刘芸芸的身体居然这么淫荡啊,高潮了一次又一次,真是个小荡妇,啧啧,想必在怀孕初期的三个多月里,妹妹她体内的性欲应该和她的哥哥刘俊坤一般同样很旺盛,她估计也憋了很久吧……

    哥哥刘俊坤一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他觉得自己整个人的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他加速了胯下的那根大肉棒对妹妹刘芸芸淫穴的抽插,肉棒狠狠的顶入淫穴,又浅浅的拔出,九浅一深,直捣黄龙,十分规律的律动着。

    哥哥刘俊坤一边抽插着妹妹刘芸芸的淫穴,一边用双手手掌大力揉捏着妹妹刘芸芸胸前那一对足足有d罩杯的白花花的奶子,奶子摸起来很舒服,哥哥刘俊坤忍不住多捏了几把,然后又开始饶有兴致的拉扯起妹妹刘芸芸乳尖的两颗茱萸,将两颗原本粉嫩的茱萸给拉扯得红肿不堪。

    哥哥刘俊坤又将妹妹刘芸芸的身躯翻了过来,原本后入式改成了正面上,他俯下身来,伸出湿滑的舌头去舔弄妹妹刘芸芸乳尖的茱萸,他就如同一个婴儿吮吸着母亲的奶头一般吮吸着妹妹刘芸芸红肿涨大的奶头。

    “唔啊~~”感受到乳头被哥哥刘俊坤吮吸,乳尖酥麻胀痛的感觉惹得妹妹刘芸芸的嘴里忍不住溢出一声勾人的呻吟声,她的双颊潮红,额前的刘海被汗液所浸润,沾染着津液的两瓣朱唇被牙齿紧咬着,朱唇上还印上了一排深红色的牙印。

    哥哥刘俊坤慢条斯理的吮吸着妹妹刘芸芸的乳头,他很快将妹妹刘芸芸奶子里的乳白色乳汁给吮吸出来了,乳汁带着浓浓的腥味和奶味,哥哥刘俊坤将它们全部都吞咽到了自己的胃里。

    “啊哈~~”哥哥刘俊坤折磨着妹妹刘芸芸的胸前那两颗红肿涨大的奶头,他用自己的唇齿将原本是准备给妹妹刘芸芸的肚子里的小家伙的乳汁给吸到了胃里。

    哥哥刘俊坤一边吮吸着妹妹刘芸芸胸前那一对由于怀孕而发育得浑圆饱满的d罩杯奶子里的乳汁,一边挺胯大力的抽插着妹妹刘芸芸的淫穴,兄妹二人结合的地方淫水滴落到了白色的床单上,带着淡淡的骚味的淫水玷污了原本洁白的床单。

    “啊哈~~别~~”妹妹刘芸芸的嘴里忍不住溢出勾人的呻吟,她难以忍耐的扭动着腰肢,想要远离如同禽兽一般吮吸着自己奶头的哥哥刘俊坤,可抗拒的动作在哥哥刘俊坤看来却是在欲拒还迎,哥哥刘俊坤变得更加的亢奋,他胯下抽插妹妹刘芸芸淫穴的动作更加的猛烈了。

    “唔啊~~”妹妹刘芸芸感觉到了自己的淫穴被哥哥刘俊坤胯下那根肿胀的大肉棒狠狠地捣弄,囊袋拍打着她的臀肉,发出淫靡的“啪啪”声,她羞得红了脸,她半闭上眼睛,仔仔细细的体味着哥哥带给她的一切痛苦与快感。

    妹妹刘芸芸的淫穴被哥哥刘坤用大肉棒狠狠的抽插着,与此同时,妹妹刘芸芸胸前的两颗奶头也分别被哥哥刘俊坤含住,用唇齿吮吸,哥哥刘俊坤将她奶子里的乳汁给吸入胃里。

    “啊哈~~”妹妹刘芸芸的奶子和屄被哥哥刘俊坤无情的玩弄着,她的两颗乳头乳孔大开,乳房里乳腺里积蓄的奶水通过乳头上的乳孔源源不断的被哥哥刘俊坤给喝到肚子里。

    “啊哈~~嗯啊~~”妹妹刘芸芸似乎再一次的高潮了,她的花穴甬道内不由自主的分泌出了一股又一股的热流,她的嘴里也忍不住溢出一声又一声勾人的浪叫声。

    一直到妹妹刘芸芸的奶子从d罩杯变成了a罩杯,她的哥哥刘俊坤这才大发慈悲的放过了她的两颗奶头,她的胸部已经变得瘪瘪的,乳尖的两颗茱萸也变得红肿不堪,两颗红肿的茱萸上面还沾染着哥哥半透明的涎水以及乳白色的奶水,看起来十分的淫靡。

    “嗝……”

    哥哥刘俊坤大概喝了一升多一点的奶水,他现在肚子里灌满了带着奶腥味的乳汁,他打了一个饱嗝,然后一脸餮足的亲吻着妹妹刘芸芸乳尖那变得整整肿大了一圈,红肿不堪的两颗茱萸。

    等到哥哥刘俊坤亲吻够了妹妹刘芸芸乳尖的两颗茱萸,他早已经处于情动的状态,他的双眸眼底只剩下情欲的味道,他的眼神迷离,此时此刻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一条正处在发情期的公狗。

    哥哥刘芸芸吻够了妹妹刘芸芸胸前的茱萸之后,他又转而俯下身来,啃咬着妹妹刘芸芸纤细的脖颈,他在妹妹刘芸芸雪白的颈侧肌肤上种了一颗又颗红色的草莓,看起来十分的淫靡。

    哥哥刘俊坤在妹妹刘芸芸的脖颈上啃咬出一排血红色的牙印,种了整整一排的草莓,他玩够了之后,又开始用舌头舔弄妹妹的浑身上下的每一片敏感的淡粉色肌肤,肌肤上酥酥麻麻的触感传递到妹妹刘芸芸的大脑神经,惹得妹妹刘芸芸嘴里吟溢出来的娇喘声也连绵不断。

    “啊哈~~嗯啊~~太深了~~”妹妹刘芸芸的脸颊潮红,额头上渗出一层薄汗,她的身体燥热不堪,浑身上下的肌肤都泛着一层淡淡的粉色,她的花穴甬道内一股又一股的热流流下,花穴甬道深处高潮连连,她的嘴里也忍不住吟溢出一声又一声勾人的娇喘声。

    “唔……”随着哥哥刘俊坤嘴里的一声闷哼声,他的小腹一紧,他深埋在妹妹刘芸芸花穴甬道内的肉棒抽搐了几下,肉棒里积蓄着的大量精液立刻泄了出来,白浊的精液内射到了妹妹刘芸芸的花穴甬道深处,滚烫的精液灼烧着妹妹刘芸芸的花穴肉壁。

    几乎是在射精的同一时刻,哥哥刘俊坤再也憋不住体内膀胱积蓄的尿意,他如同爽得失禁一般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大腿根部,他深埋在妹妹刘芸芸花穴甬道内的那根鸡巴微微的抽搐了几下,他尿了出来,他将带着骚味的金黄色的尿液尿在了妹妹刘芸芸的淫洞里。

    ……

    “芸芸,你看看你的胸部,都被我吸瘪了,最近这一段日子里你可要多吃点能够下奶的汤补补身体,要不然等到你生完孩子过后,我们的宝宝可没有足够的奶水可以喝了呢。”

    第二次射精过后,哥哥刘俊坤一脸的餮足,他没有抽出深埋在妹妹刘芸芸花穴甬道内的肉棒,反而就着肉棒埋在妹妹刘芸芸花穴甬道里的姿势,他就这样抱着妹妹刘芸芸睡觉。

    哥哥刘俊坤一边搂着妹妹刘芸芸睡觉,一边在她耳边揶揄着她干瘪的胸部,提醒她最近一段时间要多吃下奶的汤补补身体,为了她怀孕分娩后生出来的那个小宝宝能够有足够的奶水可以吃。

    “我的奶水本来很充足的,还不是被欧尼酱你这个大流氓给喝光了,居然和还未出生的宝宝抢奶吃,你这个大变态!”

    妹妹刘芸芸被哥哥刘俊坤嘴里露骨的话语羞红了脸,她故作恼怒,她傲娇的嗔怪着哥哥刘俊坤居然喝她的奶水,可她的心底却是美滋滋的,被哥哥刘俊坤吸奶水的感觉好像还挺爽的呢,这可是一次十分新奇的体验啊……

    “好啦,芸芸,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们先美美的睡上一觉吧,等到再过六七个月,你分娩,并且坐完月子恢复身体之后,哥哥可是会将自己的大肉棒每天都喂给你下面那张饥渴的小穴吃的~”

    哥哥刘俊坤侧过身来,他勾起唇角,一脸的淫笑,他在妹妹刘芸芸的左耳耳侧暧昧的说着,他说完便将自己湿滑的舌头探入妹妹刘芸芸的耳朵里,舌头模仿着性交的姿势抽插着她敏感的耳朵轮廓。

    然后哥哥刘俊坤开始用舌尖舔弄着妹妹刘芸芸的左耳耳廓,湿滑的舌头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他的舌头在妹妹刘芸芸的外耳道里淫靡的搅动着,湿滑的舌尖在妹妹刘芸芸的外耳道里发出了淫靡的水渍声,听起来色情极了。

    “欧尼酱真坏~”妹妹刘芸芸听到了哥哥刘俊坤嘴里露骨的话语,她清楚的感觉到哥哥正在如同吃棒棒糖一般吃自己的耳朵,她害羞得羞红了双颊,耳后根也蔓延着一片绯红。

    妹妹刘芸芸搂住哥哥刘俊坤的脖子,然后用她沾满涎水的朱唇在哥哥刘俊坤的嘴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然后她朝哥哥刘俊坤说着晚安,“晚安,我亲爱的欧尼酱~”

    “晚安,我亲爱的妹妹~”

    哥哥刘俊坤一脸真诚的朝着妹妹刘芸芸说着晚安,说完以后他不再用自己口腔内湿滑的舌头去故意玩弄妹妹刘芸芸的耳朵,他安分守己的说在白色大床上,他的肉棒还深埋在妹妹刘芸芸的体内。

    兄妹二人紧紧相拥,哥哥刘俊坤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搂着妹妹刘芸芸怀孕三四个月已经隆起的肚皮,妹妹刘芸芸的肚子如同一个怀孕七八个月涨大的孕妇,也不知道到底是肚皮里的婴儿正在生长发育的缘故,还是精液和尿液被灌溉在她的花穴甬道深处的缘故。

    妹妹刘芸芸的肚子如同一个怀孕七八个月的孕妇的肚子大小,她的肚子鼓鼓囊囊的,她的肚皮里灌满了散发出各种各样的汁液,那腥臭味的白浊的精液、那散发出骚味的淫水、那带着骚味的金黄尿液……

    可由于哥哥刘俊坤用他胯下那根肉棒将汁液给堵在了花穴穴口,各种淫靡的汁液被堵在花穴甬道内泄不出来,他们兄妹二人就这样用这种奇怪的姿势睡了整整一夜,一夜好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